赛车

男子审讯室被打伤承诺不追责获警方30万赔款

2019-08-15 10:16: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协议书显示,梁松帅在审讯室被民警打伤,当地公安局一次性赔偿其现金30万元,梁松帅不再追究民警法律责任。

协议书显示,梁松帅在审讯室被民警打伤,当地公安局一次性赔偿其现金30万元,梁松帅不再追究民警法律责任。

昨日,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负责人证实,因为在派出所审讯室内被打伤,造成耳膜穿孔,该市男子梁松帅获得了警方30万元的赔偿,并签订协议承诺不再追究当事民警。不过,梁松帅最近准备放弃这个承诺。

这份赔偿协议签订于2014年1月14日,甲方为登封市公安局,乙方为梁松帅,协议落款处盖有登封市公安局的公章。该协议上还有两名见证人,为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建勋及登封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陈玉辉。

梁松帅和赵建勋都向南都记者证实了这份协议的真实性。协议书称,2013年11月27日晚,梁松帅在登封市公安局卢店派出所审讯室被民警打伤,造成耳膜穿孔,“现经充分协商,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双方达成协议,登封市公安局一次性赔偿梁松帅现金30万元,梁松帅不再追究派出所民警的任何法律责任,且永不反悔。

梁松帅说,被打伤的第二天下午,他被卢店派出所释放,之后在郑州住院治疗了14天,出院后,他多次到郑州市公安局和河南省公安厅上访,控告打伤他的警察邓慧勇、任林林和平胜超。

登封市公安局则提出赔偿,双方沟通一个多月后,于2014年1月14日签订上述协议。“公安局内部人告诉我,协议书是登封市公安局法制科写的,斟酌了至少半个月。”

网帖:“登封最大的黑恶势力”

梁松帅称,签订协议当天,他便从公安局拎走了30万元现金。第二天,登封市公安局有人跟他联系,称30万元赔偿款无法入账,想把现金要回去,再走银行转账的程序。“我就提出他们先给我转账,我再还他们现金,他们就没再联系我。”

“其实一开始公安局就不想签协议,我说你要不签,我就不敢收赔偿金。”梁松帅说。

然而,这份协议换来的“平静”只维持了两个月。梁松帅发现,从今年3月17日起至今,天涯、大河网、中原网和登封网等网站上,不定时会出现针对他的举报信,称其为“登封最大的黑恶势力”,他在检察院工作的姑姑梁根荣和当警察的姑父申某也被指为他的保护伞。

“举报者都自称是‘李战辉’”,梁松帅说,李战辉就是2013年11月27日他被警察殴打前,与其发生纠纷的另一方当事人。除了网帖,梁松帅还被举报到了登封市纪委。

对此,梁松帅曾数次拨打110报案,“110说让我去派出所,派出所说归公安局打黑办管,我想既然说我是黑恶势力,我就去打黑办‘自首’吧,跑到公安局又说没打黑办。来回折腾,就是没人管。”

同时,梁松帅还向登封市公安局数名领导求助,却一直没有结果。“我现在要求查清楚,我是黑恶势力就抓我,不是的话就抓发贴的。”

起因:拦车讨债进派出所

8月17日,李战辉告诉南都记者,他不太会用网络,就托人写材料上网举报。尽管不是他亲自发帖,但他会为相关网帖负责。至于托了哪些人发帖,他不便透露。

李战辉称,梁松帅是登封市嵩管委的职工,却长期吃空饷不去上班,在嵩管委负责的河段里开办沙场,非法采沙卖给建筑工地,仅他知道的一个车主就从梁松帅处拉了100多万元的沙子。

这个车主叫景晓辉,因拉沙欠了梁松帅16万元。去年11月27日中午,梁松帅在卢店镇一条公路上拦下了牌照属于景晓辉的一辆大货车,要求其还债,而跟车的李战辉则表示,车是他从景晓辉处买来的,要求放行。

“我后来了解到,这车确实是李战辉刚买的,过户手续还没完成。”梁松帅说,自己的同事张磊当时摘掉了货车的前车牌,李战辉方也喊来了一大群人,双方当即发生争执。李战辉说,梁松帅等人撕扯殴打了他。梁松帅则否认此说,称人多势众的是对方。

卢店派出所警察平胜超和任林林出警后,将张磊带到派出所。在被堵一个多小时后,李战辉一方将货车开走。当晚,梁松帅赶到卢店派出所。李战辉说,他的衣服被撕烂,人也被打,要求对方赔偿两千元钱,派出所都认可了,却被梁松帅拒绝。

梁的解释是,他们并未打人,如果承认并赔偿的话,可能会让张磊遭到刑拘。当晚午夜,梁也被硬拖进审讯室。据其称,他在走廊上遭到了平胜超和任林林的殴打,进入审讯室后,又遭到了邓慧勇和任林林的殴打,在被打了至少十几个耳光后,他开始耳鸣头晕,满嘴是血。根据郑州人民医院2013年11月29日内窥镜检查,梁松帅的右耳和左耳鼓膜都有穿孔。

派出所长:签协议因当事人“上面有人”

时任卢店派出所所长邓慧勇至今仍称并没有警员殴打梁松帅,相反,梁松帅及其亲友在堵车现场和派出所内都围攻办案民警,导致任林林手指受伤,一个民警的胸卡也被扯下。在制止未果的情况下,民警强制传唤了梁松帅,将其关进审讯室。

“梁松帅上面有人。”邓慧勇说,事发当日张磊的刑拘手续已办好,任林林也去做了法医鉴定,但在梁松帅背后势力的影响下,梁和张磊先后被释放,任林林也被局领导强令保持沉默。

邓慧勇所说的“上面有人”,主要指的是梁松帅的姑姑梁根荣和姑父申某,以及一个已经退休的长辈。梁根荣夫妇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在单位都是一般人员,没什么势力。他们确实在梁松帅被抓后赶到派出所,想搭救他出来。梁根荣是第二天早上见到的侄子,“我看到他被锁在审讯椅里,嘴里和地上还有血。”她说,她随后向登封市公安局领导提出交涉,对方派了督查人员赶到。

“我们要求看监控,他们一开始答应得好好的,后来就说审讯室没监控。”梁根荣说,家属又要求警方尽快开法医鉴定委托书,“他们也拖着不给办。”见在登封交涉无果,梁松帅在郑州治完病就上访。

至于网帖称自己“吃空饷”、“办沙场”,梁松帅解释称,登封市纪委曾到嵩管委调查,落实其并未吃空饷,而那个沙场是他妻子与亲戚合开,目前已被关停。

被举报打人的邓慧勇事发后就被停职,在今年3月中旬又被免掉所长职务。“局里不让我上班了。”邓慧勇说,他被变相下岗后,一直要求上级调查清楚给个说法,至今没有回音。

李战辉也多次到公安机关和纪委上访,要求追究梁松帅堵车打人的责任。“卢店派出所有一次还找我,要求我别再发帖。”

昨日下午,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建勋表示,登封市公安局曾调查梁松帅一案,但因为被举报的警察都不承认打人,而梁却在派出所受了伤,就跟他签了那份赔偿协议书,以尽快化解矛盾。

南都记者 孙旭阳

2013年11月27日晚,梁松帅在登封市公安局卢店派出所审讯室被民警打伤,造成耳膜穿孔,“现经充分协商,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双方达成协议,登封市公安局一次性赔偿梁松帅现金30万元,梁松帅不再追究派出所民警的任何法律责任,且永不反悔。

——— 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中称

经常肠胀气怎么办
经常肠胀气怎么办
男性补肾养生吃哪种中药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好不好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