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官场风云 29.第二十九章

2019-12-04 08:0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29.第二十九章

晚上,溪门县的成功大厦里,溪门县委县政府在这里隆重举行了酒宴,宴请前来溪门的各地商界人士,陈兴到达酒店的时候,酒宴已经热闹开始,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这是溪门县为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而举行的酒宴,整个棚户区包括其周围的地块,将由县政府先将最有商业价值的地块挑出来,通过招、拍、挂取得土地收益,所得到的资金再投入棚户区改造工程的项目当中去。

将最具有商业价值的地块挑出来拍卖后,再由开发商在剩下的地块中挑选仍然有商业价值的地块,在安置回迁居民的基础上进行商业开发。这一棚户区改造模式已经由一些棚户区改造走在全国前沿的城市证明是一个成功的模式,现在大部分城市都是借鉴学习这个模式,溪门县同样不例外。

陈兴在酒会中已经看到了几张熟面孔,都是县里的领导,常务副县长李政也在酒宴上,陈兴看到对方时,目光微微一滞,他看到了李政身旁的赵晴和孙祥夫妇,与三人站在一起的还有两个中年男子,偏偏陈兴两个都认得,其中一个是赵晴的父亲赵国力,陈兴对其的印象再深刻不过,若说赵晴的母亲赵一萍当时对其冷嘲热讽的话,赵国力每次看到他都几乎有动手将他赶出门去的冲动,几年前的场景如今回想起来,仍是历历在目。

陈兴如今能够坦然面对赵晴,淡忘过去的那段感情,这会看到赵国力,陈兴心里除了微微有些波动外,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另外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则是陈兴刚刚去党校时,那晚和同宿舍的武刚和陈斌一起去酒店,吃完饭出来碰到赵晴和孙祥一行时所见到的中年胖子,当时不仅是赵晴同丈夫孙祥在场,李政和中年胖子也和赵晴夫妇俩在一块,这会几人仍是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聊着,只不过是多了一个赵晴的父亲赵国力而已。

“陈兴同志来了,来,来,给你介绍几位省城商界的精英。”李政眼尖率先看到了进来的陈兴,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李政主动招呼了陈兴过去。

在陈兴进来的刹那,在酒会的一角,发出微微惊‘咦’的一声,声音明显出自一个女人的口,看到陈兴出现,似乎很是惊讶。

“陈兴,这是省城国力集团的董事长赵国力先生,国力集团从事酒店和房地产开发,在省城也是很有实力的一家公司。”李政满脸笑容的给陈兴介绍着赵国力和孙祥几人。

李政并不知道赵家和陈兴以往的那些事情,倒是知道孙祥对陈兴怀有敌意,上一次,县里面的公车采购本是由他提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讨好孙祥,李政知道孙祥有投资开了车行,县政府要统一换车,采购的车子数量不小,算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利润,李政想以此来巴结孙祥,这种钱还巴结的光明正大,没想到陈兴在会议上对公车采购的方案提出反对,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李政事后自是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欲要让孙祥对陈兴更加的敌视。

这会,李政将陈兴叫过来,同样是不怀好意。

“陈兴,几年没见,你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赵国力看着陈兴,笑募募的开口道,听其语气,旁人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只会当成这是一句夸奖的话,只是听在陈兴耳里,陈兴分明是感觉到了赵国力语气里依旧是有着若有若无的嘲讽。

“赵先生跟陈兴认识?”李政诧异的看了赵国力一眼,赵晴以往跟陈兴谈过恋爱,赵家对此大为反对,并且对陈兴十分不满,这些事情李政是一点不清楚,这会听赵国力对陈兴讲的话,看样子两人早就认识,李政的惊讶可想而知。

“算是认识吧。”赵国力瞥了陈兴一眼,笑了笑,“陈兴,几年前谁也没想到你会当副县长,说不定几年后,你又成副市长了咯。”

“赵先生过奖,当副市长不敢奢望,能够当好副县长,我已经是十分满足。”陈兴笑着同赵国力对视着,不卑不亢的说着,赵国力现在还有资格瞧不起他,但他心里同样也有自己的底气,赵家,总有一天他会有资格同对方平起平坐。

李政的目光在陈兴和赵国力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着,心里头有些惊疑不定,陈兴竟会和赵国力认识?这明显是和他之前预想的不太一样,只是下一刻,李政原本略微有些凝固的笑容复又绽放了开来,在陈兴和赵国力几人身上观察了一会,李政已然看出赵国力和陈兴之间的关系有些紧张。

“你们聊,那边有位朋友,我先失陪一下。”陈兴转头随意的打量着酒会上的人时,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人,脸色一怔,瞬间即有些惊喜,朝李政几人告罪了一声,陈兴快步走向了不远处那个正在冲他点头微笑的女子。

“你怎么会在这?”陈兴看着对方,脸色惊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怎么,我就不能在这了?”女子笑募募的盯着陈兴,“不得了,才一段时日不见,你已经成了副县长了,要是当初我邀请你一块下羊城闯荡,那溪门县可就少了一个姓陈的副县长,羊城可能就要多了一个姓陈的打工族了。”

“呵呵,当日你也没有邀请我一块下羊城,不然我或许还真答应你了。”陈兴同样是仔细的观察着女子,女子的穿着打扮浑然不似当初的简单、大方,反而是多了一股高贵和大气,气质上更是有些许改变,陈兴惊讶于女子的变化是如此之快,一个女人,能在短期内有一个气质上的改变,这着实是让陈兴惊讶不已。

“我可不敢开口邀请你一块下羊城打拼,你端着公务员的铁饭碗,一辈子衣食无忧,那会又已经给市委书记当秘书了,前程光明,我要是邀请你一块下羊城,岂不是自讨没趣,要是你真的跟我去羊城了,万一你没混好,我岂不是得被你恨透了。”女子轻声笑道。

这时,女子身边的另外一个女子突然递过来一个,出声道,“钟总,您的。”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女子朝陈兴歉意的笑笑,走到一旁去接。

陈兴神色更为诧异,盯着女子的背影,“钟总?”陈兴轻轻念叨着,除了惊讶,眼神里更多的是疑惑,才离开海城不到半年的钟灵已经在羊城取得了那么高的成就

女子赫然就是前几月离开海城的钟灵,陈兴父亲在市一中的同事,几个月前,离开海城的钟灵是带着迷茫和坚定,几个月后,对方身上那举手投足间的自信让陈兴都怀疑是不是产生错觉,接完走回来的钟灵脸上隐隐有一些愁色,陈兴不禁关心道,“怎么,碰到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羊城那边的事。”钟灵淡淡的笑了笑,整理了下神色,已然恢复如常,对陈兴笑道,“我当时离开时可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当上副县长,刚才看到你,我还惊讶了一下,向旁人打听了一下,知道你就是这溪门的副县长,我可是吓了一跳。”

“彼此彼此,听到别人叫你一声‘钟总’,我也着实是吓了一跳。”陈兴笑着点头,“看来你当初决定下羊城是没错的,至少你眼前取得的成就已经证明你的选择是对的。”

“谁能知道是对是错。”钟灵脸上有片刻的迷茫和挣扎,一闪即逝,“现在说对错还为时尚早,一个人,想要评论自己这一生走的每一步是对是错,现在是看不出来的,短暂的成功也不代表现在的选择就是对的,只有等老来回眸这一生,细细品味自己的人生,才能知道当初的选择是否无怨无悔。”

“是嘛?”陈兴惊异的望了钟灵一眼,对方明显是话里有话,只是陈兴一时也不清楚钟灵这几个月在羊城经历了些什么,也不便多说什么,笑道,“我前天晚上在海城市区看到有一个女的很像你,正陪着一个老妇人,不知道是不是你?”

“那应该是没错了,我那晚是有陪我母亲出来买衣服。”钟灵笑着点了点头,“那天我也是刚回到海城,没想到这么巧就被你撞到了。”

“那说明咱俩还是有缘分的。”陈兴笑道,“对了,如今可要叫你一声钟总了,钟总来我们溪门这小地方,该不会也是来我们溪门投资吧。”

“陈兴,你这一声钟总可是叫的我极不自在,你要是再这样叫,我可就立刻回海城了。”

“别,您是羊城来的大老板,我可是不敢得罪您。”陈兴笑着摆了摆手,“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今晚既然来参加这酒宴,说明你也有意向到溪门来投资,我是举双手欢迎你。”

深圳曙光德国费亚丹种植牙
河北省民政总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治疗最好的医院
合肥癫痫哪家医院最好
云南做妇科手术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