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与女鬼妹妹同修的日子 正文 第十四章 讨药

2020-01-17 17:0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与女鬼妹妹同修的日子 正文 第十四章 讨药

看着那黑衣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吴尺笑了,笑得很开心,很得意。

他笑了一会,转头看向溪流对面,发现那少女不知何时已经倒在地上。

这时对面那片树林已经烧了大半,火势蔓延极快,估计再过不久,整片山都要烧起来。当然,最先烧了的,定然是那少女,因为此时那火头已经渐渐往她的方向蔓延了过去,倘若无人相救,她必然难逃被活活烧死的命运。

吴尺看了眼那晕倒在地上的少女,侧头想了想,却觉得现在正是个好机会,趁她昏迷不醒,将她生米给煮成了熟饭,看她醒来时会是什么表情。

那一定会很精彩吧?吴尺心想。

他越过小溪,来到那少女身边,搓了搓手,便要去解那少女的衣衫。

便在这时,那少女婴宁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吴尺被她吓了一跳,道:“你……你醒了?”在说这话时,他竟然感到自己有些心虚,这可有点不可思议了,吴尺七岁偷看女人洗澡,十多年来从无间断,什么时候心虚过了?

那少女醒过来后便见到吴尺蹲在自己身边,也是一惊,叫道:“你干什么?”

吴尺眼珠子一转,已有了说辞,嘿嘿笑道:“我拿解药呗,你不给我,难道还不许我自己拿啊?”

那少女哼了一声,随后缓缓坐起,说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吴尺听她说话的声音,知道她现在甚是虚弱,不由得胆子又大了起来,嘿嘿一笑道:“我就不老实,你能拿我怎么样?你咬我啊!”说时一脸洋洋得意。

那少女听完这就话,突然沉默地低下了头。

吴尺见了她这样子,更是得意忘形,正要得寸进尺的做点什么,那少女却在这时忽然开口了,只听她道:“你中的,乃是七日断肠散,中毒之人如果在七日之内得不到解药,他的肠子就会一寸一寸的断掉,而这个过程会持续三天三夜,中毒者才会彻底的死亡,期间的痛苦,令人难以想象。”少女看着吴尺,平静的道:“你想试试吗?”

吴尺吓得脸色一白,连连摇头,道:“不想,不想!”那少女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了!不过这七日断肠散虽然厉害,却也不是无药可解,只是这解药被我藏在了一个只有我才知道的地方,别人是找不到的。”她斜了吴尺一眼,续道:“你中毒至今,已有三日了,算下来,你还有四天不到的时间……”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住,没有了下文,但吴尺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还不明白该怎么做,那他脑袋简直是被驴踢了。

吴尺当即在那少女身前跪倒,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小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胡闹了,求求你把解药给我吧,我不想死得那么惨啊!我上有七十岁老母……”

“什么小姐姐,谁是你姐姐,你这人当真不要脸!”那少女板着脸,冷冷的打断了他。

“呃……”吴尺被她一顿抢白,顿时说不出话来。心想我说错什么了?小姐姐?

那少女问道:“你怕死吗?”

这话当真不好回答,是人都怕死,但人也总是要面子的,有谁会对别人说自己怕死了?吴尺在那里支支吾吾半天答不上话来。

那少女白了他一眼,不耐烦的道:“自己怕不怕死还不知道?怕死就赶快带我离开这里,不怕死的你就一边呆着去,让我在这被大火烧死,到时你毒发就不用去找解药这么麻烦了!”

吴尺一阵无语,心想你不就想让我带你离开嘛,何必拐弯抹角,要我自己骂自己怕死?当下伸手便要去扶那少女。那少女突然叫道:“等等,你的手干净吗?”

吴尺愣了一下,道:“干净啊,怎么了?”

那少女有些怀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转头一看,见那大火便要烧到这里了,此时已经能感到炽热,便道:“算了算了,你扶我吧!”

吴尺便又伸出手去扶她,却听那少女又道:“等一下。”

“有这么啦!我的姑奶奶?”吴尺有些不耐烦了。

那少女正色道:“咱们可先说好了,给你解药可以,但今后你得听我的吩咐,不得有违。”

吴尺心想这姑奶奶怎么事儿这么多,都这时候了,还说这个,只得道:“好!都听你的,都听你的行了吧。”

那少女顿时双眼放光,说道:“很好,我现在命令你,把你刚才吞下去的魂晶吐出来。”

吴尺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问道:“吐出来?”

少女脸色一冷,斥道:“废话!你还想不想要解药了?”

吴尺道:“解药自然是要的,只是这个吐出来……”忽然玩心大起,说道:“吐我是吐不出来的,要不等我明天拉屎的时候拉出来给你?”

那少女脸色一寒,怒道:“吐不出来,我就把你的肚皮割破取出来。”说着当真拿出了一把匕首,寒光闪闪的便往吴尺小腹刺去,只是她伤后无力,一刀刺出,软绵绵的,毫无杀伤力。但吴尺哪里看得出来,他本已扶起了那少女,眼见她一刀刺到,只吓得脸色大变,连忙将她丢下,转身奔逃。

那少女原本只是想要吓吓他,却没料到他胆子这么小,如此的不经吓,眼见他逃走,不由得焦急起来,连忙叫道:“喂,你别跑啊,快回来,我跟你开玩笑呢!”

吴尺哪里肯肯信,反而跑得更加快了。

这时大火已经烧到那少女的身边,她衣裙的一角已经着了火,她“啊”的大叫一声,叫道:“救命啊!着火了!”

吴尺回头看去,不禁吓了一跳,心想可不能让她给烧死了,不然我的解药就没了。当下转身便往那少女那里跑去。

他来到那少女身边,先是用脚在她着火的衣物上使劲的踩了两脚,眼见还是灭不了火,忽然想起身后是一条小溪,当下将她抱起,三两步来到溪边,将她放往水中一放。

“扑”一声,水花四溅,那少女的衣服经水一泡,上面燃着的火登时熄灭。

这溪水不深,却刚好没过人身,那少女的脑袋枕在岸边的青草上,大半的身子泡在水中,只觉凉凉的颇为舒服,不禁心想这登徒子无赖也不算坏到了家,还知道来救我。心中顿时对他多了几分好感。只是这溪水冰凉,泡久了难免会受不了,她等了许久也不见吴尺拉自己上岸,忍不住叫道:“喂,我...我动不了,能....麻烦你拉我上去吗,这水好冷!”

她本以为吴尺只是一时疏忽,忘了这事儿,现在既然自己开口了,那他便一定会如梦初醒,继而拉自己上去的,哪知道吴尺却是摇了遥头,一脸无赖的说道:“不行不行,你得先把解药给我,我才能拉你上来,不然,你就在水里泡着吧。”

这一番话说出来,只把那少女气得七窍生烟,说道:“你……哼!不拉就不拉,谁稀罕了?”不禁暗暗切齿,心道,我这是傻了吗,竟会觉得这登徒子无赖会是好人?

当下侧头往一边去,不去看他,想着眼不见为净。

然而她不看吴尺,吴尺的一双眼珠子却在她身上滴溜溜的打着转,一脸贼嘻嘻的表情。

那少女被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看,岂有不知觉之理?望见吴尺那个表情,不禁心中大怒,说道:“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快把你的狗眼挪开!”

吴尺道:“我就不,我不仅要看你,我还要……”

那少女登时面若寒霜,冷冷的道:“你若胆敢对我有半分轻薄之举,休想再拿到解药。”

吴尺一惊,后背顿时出了一阵冷汗,心想自己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这解药是被这小妞藏起来了,老子就算把她杀了,将她全身的衣服都扒得光光的,也是找不到解药啊!他举起手来,朝着自己脸上啪啪就是两个巴掌,心道:“他妈的,差点坏了大事!”

那少女不明其故,愕然道:“你……你干什么?”

吴尺脑筋转得极快,说道:“我这是在打自己给你出气啊!如果你觉得不够,我还可以再打几巴掌。”

少女闻言不禁莞尔,心想哪有人打自己给别人出气的?

她胸臆之间的一股怒气随着吴尺的一句话登时消了,笑道:“好啦!你别打了,我不怪你就是。”

吴尺不由得一喜,道:“真的?”那少女突然收住笑容,板起了脸,说道:“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但是,下不为例!”

吴尺连连点头,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心中却想,下次我吃了解药,可就不用怕你了。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院区
乌兰察布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医院
常德白癜风
衡水最好的妇科医院
天津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